六颗

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祝狗狗节日快乐🎉🎉😘😘

今天要和很多娘娘睡觉哦❤️头枕在容音胳膊上、左腿搭在阿娴腰上、右脚蹬在沉璧怀里、头发被晚晚抚摸……

晚安💤

all珞小短文 亲吻 (上)

   

       在宫里摸爬滚打十数载,令贵妃的心早已硬得像铁,能吓住她的事寥寥无几。但也不是完全没有,比如早年太后的震怒,比如前年昭华生的那场大病,比如刚才庆妃的真情告白。

  令贵妃怔怔地瞅着她,悟了半晌才悟出,这是说的多年前高贵妃造谣纯妃和皇后的那种事吧。然后她露出了和少女时期的自己一样的见了鬼的表情。

  “晚晚,你先静一下。”她强自镇定。

  谁知庆妃脑子发热耳朵也不行,听成了“你先亲一下”,然后她双手握着令贵妃的肩膀就吻了过来。

  令妃想挣扎,但体型差在那,挣扎起来就像忸怩。“忸怩”得凶狠了,面红耳赤的庆妃也反应过来是听岔了,但是事已至此,总归是要被拒绝的,还不如这次将错就错亲个过——以后大概永远都亲不到了。

  于是二人从屏风后面亲到了门板,从门板亲到了窗口,从窗口亲到了继后眼前。

  “庆妃!”令贵妃挣脱了,眼眶泛红,显然气得不轻。

  “我、我……璎珞……”清醒后,庆妃手足无措。

  令贵妃拳头一捏,怒容蓄势待发。却只听得窗外继后静道∶“……令贵妃,庆妃,你们在做什么?”

  霎时间,二人吓得魂飞魄散。

  “皇后娘娘——”庆妃膝盖一软,情不自禁就要跪下认罪,一瞬间连坟前摆什么花都想好了。令贵妃却抓住了她的胳膊,让她跪不下去。

  “皇后娘娘万福,您今日怎么有空来延禧宫呀?”令贵妃行了个礼,云淡风轻的语气仿佛她刚才只是在和庆妃喝茶。

  “令贵妃,本宫是问,你们在做什么。”继后铁青的脸如死水般寂静。

  她自己也很想知道她们在做什么!这都是些怎么事?后妃和后妃偷情吗?皇上知道了定要气得背过气去,到时她和晚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!

  “我们在亲啊。”令贵妃一脸坦然。

  “……是本宫听岔了吗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继后难以置信。

  “皇后娘娘,我们就是很普通地在亲啊。”

  唯一的办法,就是把这件事淡化,当做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。于是令贵妃一动不动地微笑,虽然心里已经羞耻得无处遁形。

  继后动了动嘴唇,表情变化莫测。

  “皇后娘娘,您怎么这副神情?”令贵妃眨眨眼,开始信口开河∶“我们那边交好的女子彼此亲一亲是十分常见的事,您难道没有闺中密友吗?”

  继后的表情松动了。令贵妃从小到底是接受的怎样的教育?

  “庆妃,你和舒妃是朋友,大概一个月亲三次,对吧?”令贵妃笑道。

  “不不!我决不是那种花心的——啊!”

  令贵妃狠狠掐在她胳膊肉上。

  “对,我和纳兰姐姐一个月大概亲三次……”庆妃想象着自己和舒妃亲吻的画面,胃里不禁一阵翻腾。

  “看吧。这满宫上下大概就皇后娘娘没和人亲过了。”令贵妃摊摊手,牵着庆妃往屋外走去,“皇后娘娘若没有事,我们就去给皇上请安去了。”

  于是气定神闲实则狼狈不堪地逃离了现场。

  

  “庆妃,你到底在做些什么?”假山后面,卸下伪装的令贵妃红着一张脸,指着庆妃的鼻子骂,“你知不知道皇后若是抓住了这个把柄对我们有多么不利?”

  “璎珞,我……”庆妃心虚地别过脸,“情之所至,我没忍住……我也不知道皇后会来……”

  “现在好了,我们不得不撒这种弥天大谎。”令贵妃揉着眉心,“只求能混过去吧。”

  庆妃很愧疚,听话地嗯了声,给令贵妃揉着肩,“璎珞,多亏了你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不必说这些。”令贵妃拍了拍她的手背,叹了口气。宫规深严,只要她们二人无事便好……

  “今天你说的话,我就当没听过,以后不要再说了。”

  令贵妃脸很烫,被狠狠吸吮过的嘴唇更烫,她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“什么?”庆妃茫然地抬起头。

  “……我是说,以后,我们就像普通朋友一样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令贵妃住了脚,没想到对方答应得这么干脆。

  “一个月亲三次的普通朋友那样,对吧?”庆妃含着泪,十分感动。

  “……什么?”

  庆妃羞涩地迎了上来,又是一个用力的吻。

  “那这个月,还剩一次?”

  

  “……哈?”

 

(未完待续)


忽然嗑到了这对……!

令妃(还珠版)×璎珞

聪明小狗应该很喜欢这种温柔知性的大姐姐吧🤤

——续小燕子之后,令妃娘娘又多了一个让她头疼大麻烦,但是是个相当可爱的麻烦……

【顺令】疑问

*整点直女珞(假直罢了)


外衣被扒掉之后,她在床上冷笑∶“你是想用这种方式羞辱我吗?呵,随你的便吧。”

是哪里的问题?为了安全她没有用沉璧宫里的茶水,也不会吃她任何东西……是熏香的问题吗?她就不该来看这个疯子!……令妃全身酸软,没有一丝力气。

沉璧忽然觉得这个精明至极的女人天真得可笑,对她来说脱脱衣服就叫羞辱,瞪着眼睛吱哇乱叫的。那颗心虽然遭受过创伤,却在某些方面被保护得很好。真该让她看看什么叫羞辱,是扒光了把她丢出去,还是趁着现在狠狠凌虐?

却忽然心里一动,想到了更有趣的。不如……

沉璧靠近她,含着笑,摸了摸她一丝不乱的头发,和被上齿紧紧咬住的嘴唇,语气娇媚∶

“璎珞真会说笑,我做什么要欺负你呀?”

她亲她嘴唇的时候,令妃像一根木头一样呆住了。心想这是什么外族的辱人方式吗?

她的反应使沉璧开心极了。

接下来的事情更超乎令妃的常识。

与自己设想的不同,沉璧没有在言语上冒犯她,也没有找根木棍来抽她,甚至没有一点点地弄痛她。说直白点就是……她经历了最温柔的一次性事。

虽然这是在做了一大半之后才醒悟的——在那之前,她一直觉得这个女人在为揍人做铺垫。


令妃出去的时候,体力已经恢复了,脸上的绯红却是退不下去。周身的穿戴在她恢复之前已被沉璧按原样穿了回去。

……对女人做这种事她很高兴吗?这是什么癖好?她到底想干什么!

“主子,您回来啦!……主子,您怎么了?”

珍珠第一次在令妃脸上看见那么大的呆滞与茫然。


从那以后,令妃时时都在想这件事。想沉璧的目的,想沉璧的动机。

是要毁她清白,让她在后宫再也无法立足?可这件事除了她们无人知晓。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要使她愤怒?但明明有更简单更粗暴的方式……饶是令妃聪明伶俐,也想不出合理的解释。


困惑和茫然包裹着令妃,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袋不顶用了。


终于,那天,沉璧那扇好几月没人推开的门再一次被令妃推开了。昏暗的屋子里瞬间淌起了光。

令妃冷着脸,“你,到底想做什么?”

沉璧背对着她,阴阴地笑了。

她到底还来了。

转过头来时却是一副天真又惊讶的神情,“呀,璎珞怎么来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璎珞,你说的话我怎么不明白?”

旧的疑问得不到解决,沉璧攀着她的腰,决心要让她产生新的疑问。


沉璧知道,她以后还会来第三次、第四次、第一百次……


自己那槁木死灰般的一颗心,竟为这种事雀跃了。



新剧开播,大家都是直接转发原博

而阿娴却专门为阿令发了一条╮( •́ω•̀ )╭


她眼中的自己∶


实际上的她∶


她真的很有清纯诱受的潜质

哪怕建模建得连妈都不认识庆令的糖点都在呢

庆*珞子的第一个颜粉

令妃是狸猫成精这件事是宫里人人都知道的。

虽有妙龄少女的外表,可一些狸猫习性终是改不掉,前日抓坏了皇上的奏折,昨日又想将三希堂上的画堆来做窝,气得皇上单方面与她冷战了半月 。

半月之后,他想和好,却始终拉不下脸。于是想借皇后之手帮忙。

“咳咳……皇后……咳咳,春天也来了,也到了宫里的猫求偶配种的时候了,得为其想想法子,不然发起情来过于闹耳。”

皇后以为极是。

一去延禧宫,果然听见了令妃的哼哼声。

“皇上,臣妾定为你排忧解难。”娴良的她暗自坚定。

皇上等了几日却没等到皇后将令妃送来,遣李玉去问,才知皇后这几日都在延禧宫陪伴令妃。

照顾她的饮食、避免生人与她靠近、用玻璃球和布偶陪她玩乐以消磨她的精力、抚摸她的身体、拍她的尾椎部位以缓解她的难耐……每当皇后轻拍的时候令妃都会不自觉地撅起屁股,这时皇后就会很聪明地往下方拍去。

因为有皇后的悉心照料,令妃完全没有吵到别人。

几日之后,令妃完全离不开皇后了,皇后也爱上了照顾令妃。毕竟儿时想养猫却受到了大人的阻碍,如今有了机会便愈发痴迷了。此时正是“如胶似漆”的日子。

她们此前有这么亲密无间吗?

皇上在殿外听见少女娇媚地“喵”了一声,心里老大的不自在,却又不知如何发泄。